新闻中心

 新闻中心


倒地的瞬间,先是大脑一片空白

时间:2017-04-02 11:15
 
 
跌倒遐想
 晚霞
时光如沙漏,又一次的颠倒轮回,那细细的沙流,溜的飞快,溜的人心慌,却又无力阻拦。
突然,好讨厌【突然】这个词,它让我瞬间把身份改变,之前虽然算不上健康,倒也还是活崩乱跳滴银
 
,可是,自打与【突然】握了下手,它就把我推入牢笼,成了笼中困兽。
此时好喜欢【如果】这个词,如果还有如果该有多好,可惜,这个【如果】总是马后炮,总是让我懊恼
 
不已。
参加论坛年会,本是开心的事,见到了之前只闻其名的文友们,聊得热闹开心,回来时已经天黑了,女
 
儿女婿打电话多次,说要接我,我说不用了,有朋友顺路送我回家,女儿知道我的胆量,她又说到家打
 
电话,下楼接你,我不屑滴想:多大点事儿啊,何须如此。
到了小区门口,我下车就一路小跑往家走,没想到啊,没想到,【突然】这家伙引领我与冰冻的地面来
 
了个亲密接触,倒地的瞬间,先是大脑一片空白,继而想迅速爬起,因为倒地的样子很难看,可是努力
 
了半天没起来,这时才四处观看,好希望有人路过,把我扶起来,哪怕顺便说一句嘲笑的话:笨蛋!我
 
也会感激不尽的。
可是转念一想,不行,万一路过的是个坏银,我此时定是待宰的羔羊,因为年老,劫色的可能性不大,
 
那就是劫财了,我包里还有几百块大洋,我要跟他讲条件:先扶我起来,钱的事好说。
可是,那些该死的劫匪偏偏也放假了,唉,此时那些个亮灯的窗口里,会有人正在看我跌倒的糗样子吧
 
?没爱心,下来扶我一下嘛。
无奈,还是自己起来吧,跌倒的瞬间,感觉肘关节生疼,肋骨处也好像抻了一下,霞氏自我诊断:胳膊
 
一定破皮了,肋骨大概是软组织拉伤吧?
回到家里,家人一致要送我去医院,我说太夸张了吧,这点小伤,睡一觉就没事了。
没想到,这一夜真的是度日如年,疼得我坐起来多次,好容易熬到天亮,自我告饶了:带我去医院吧!
女儿女婿带我一路检查拍片,结果嘛,就那样了,唉,真的是点儿背不能怪社会呀!
如今,像个傻瓜似的在家里发呆,享受被人伺候的待遇,眼看着年关已近,啥活也不能干了,享受的滋
 
味也不好受呢!
因为无法用电脑,第一次用手机写日志,感觉就一个字:太费劲了!
最后还是要感激我的友们,查看说说记录,第一次有60多条询问的留言,还有小窗和短信问候,感激的
 
话就不说了,我会尽快好起来的,用我的文字回报大家的关怀惦记,引用灰太狼的经典结束语:我还会
 
回来的!^v^ 
 
 
上一篇:乙:得,大懒支小懒,小懒白瞪眼。 下一篇:但是总比小时的《故乡》暖和多了呀